首页 > 业界资讯 > 行政信息 > 正文

市场监管:国家旅游局开出“从严治旅”新罚单

来源:品橙旅游阅读次数:789时间:2017-07-03

  今年以来,国家旅游局组织开展全国旅游市场秩序整顿,被称之为“春季行动”。按时间推移,春季已经结束了,这项行动成效如何?

  近期国家旅游局披露,“春季行动”3个月时间里,全国累计出动旅游质监执法人员16450人次,检查旅游企业及分支机构13410家,对违法违规企业和个人立案780起,其中已处罚440起,罚款金额达1258.39万元。

  这串旅游监管史上的大号数字,开出了国家旅游局春季行动的罚单,为去年10月以来的整顿风暴掀起了又一个高峰,释放了持续从严治旅的强烈信号。

  梳理一场严于一场的整治风暴,管窥国家旅游局旅游市场监管的端倪与态度。

fine170703a

冬去春来,一阵严于一阵的整治风暴
主次分明,倒逼云南祭出史上最严招
“不合理低价游”,不再是执法“空白区”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旅游市场秩序乱象由来已久,尤其是“不合理低价游”已经逐步发展成为旅游业的“顽疾”,成为社会深恶痛绝的“毒瘤”。

  去年10月以来,国家旅游局开展“不合理低价游”专项整治,从第一站上海敲山震虎,勒令OTA下架低价产品;到四川五省,剑锋所向直指不合理低价游;再到集结重兵扑向云南,全国各地共查处违法违规案件1324起,行政处罚819家旅行社。

  这已经被誉为最严的整治风暴,俨然是违法违规旅行社的严寒冬天,它们期待春天赶紧到来,风头过去,“不合理低价游”死灰复燃。

  春季伊始,国家旅游局部署2017年旅游市场整治工作,用了三个时间概述,分别是“春季行动”、“暑期整顿”、“秋冬会战”三个专项整治。包含了春夏秋冬,从字面理解,这场整治风暴要刮一整年了。

  春天来了,对旅行社的违法违规春天真的尾随而来吗?2月下旬,国家旅游局联合公安、工商部门向各地印发了《关于组织开展全国旅游市场秩序综合整治“春季行动”的通知》,启动了为期3个月的旅游市场秩序综合整治春季行动。4月,国家旅游局又印发通知,针对出境游乱象,严检OTA企业涉嫌虚假宣传、经营“不合理低价”出境游产品等问题。

  连续两个通知,连续一连串的行动,打消了旅行社的念头。这个冬天依然漫长。

如果蜻蜓点水,不痛不痒,点到为止地开展整治,随后就偃旗息鼓,旅游市场秩序就永无“安宁之日”。

  只有保持市场整治的高压态势,让旅行社不敢报低价游,不敢组低价团,不敢输送低价游客;游客没有地方报低价团,没有机会参加低价团,自然就遏制住了不合理低价游。目的地长期没有低价团去,自然倒逼它们转变经营模式。

  这是一种治标的方法,但是长期治标、锲而不舍、久久为功,也可以实现治本的功能。

  只有让旅行社清楚知道,全国旅游管理部门有案必查、违法必究的态度,经营“不合理低价游”这条路已经走不通了,旅行社对“不合理低价游”不心存侥幸了,彻底死心了,才会真正去转型、去改变、去创新,市场蓬勃的创新能力才会真正用在中国团队旅游的发展生机上。

在整治之前,云南是不合理低价游的“重灾区”,网络梳理的不合理低价游报价,云南线路占全国“半壁江山”。国家旅游局对云南的督查,首次实施“1+19”整治模式,围绕目的地省云南这个“1”,外围19个客源省联动开展整治。“春季行动”首轮督查七个地方,云南有丽江和大理,占了七分之二。足以看出国家旅游局对云南的重点监管。

  云南问题所导致的这份重点监管的“厚爱”,还体现在三组数据上:(1)去年五省共立案查处47个案件,云南一省则是65个案件,占前三轮督查案件的58%(2)春季对全国5A级景区警告,云南有一个,占了33(3)春季行动中公布的20个典型案件中,云南占了6个,是30%。

  可以窥视,在“全国一盘棋”的旅游市场秩序整治中,国家旅游局还是分了主次与先后。尤其在丽江,国家旅游局采取重点督查、重点查办、重点推动,

  在国家旅游局专项督查下,丽江率先祭出十大措施,对旅游业自我救赎。随后云南出台了“史上最严”的《云南省旅游市场秩序整治工作措施》。

  6月22日,云南省公布了2个月的整治成果,通报了整治以来的涉旅案件276起,行政处罚罚款206.02万元,10大涉旅典型案件公之于众。

  不仅仅是曾为重灾区的云南,四川、黑龙江、青海、山东,几乎全国所有省份都重视起来了,从认识到行动上都极大改变着。国家旅游局对旅游市场秩序整治的压力传导机制,已经建立起来了。

春季行动公布的20起案件中,涉及“不合理低价游”案件10起,未签订旅游合同案件5起,指定购物场所案件2起。“不合理低价游”占了50%,不再是执法“空白区”。

  过去基层普遍对“不合理低价游”查处的极少,一年处罚的案件已经不多了,但对“不合理低价游”处罚的案件几乎没有,主要的处罚还是停留在静态检查发现的规范性问题上。这里有两个方面的原因。

  一方面是客观上的,“不合理低价游”具有普遍性、干扰大、处罚难的特点,回扣查处隐蔽性强,一般询问盘查难以发现;旅行社、导游、购物场所之间具有利益相关性,调查取证比较困难;另一方面是主观上,旅游质监执法人员存在畏难情绪,旅游投诉案件惩处失之于宽,甚至大量以调解代替行政处罚,办一个“不合理低价游”案件费神费力,都不愿碰、不敢碰,大量侵害游客利益的投诉没有得到应有惩罚,旅游企业违法违规成本低;一些地方更多重视发展速度和规模,对“不合理低价”问题存在谁治谁吃亏的思想,久拖不治,成为顽症。

  此次整治“不合理低价游”是纠偏,即纠正以往地方旅游行政管理部门执法不严,对普遍存在的“不合理低价游”视而不见,充耳不闻,任其自由泛滥的现象。长期整治、顶格处罚、集中公布、建立机制,是国家旅游局从严治旅的坚定态度。

  俗话说,老大难老大难,老大一出手就不难。向不合理低价游出手的“老大”,其实是各级旅游部门规范旅游市场秩序的“决心”,是心系人民群众切身利益的“公心”,是中国旅游业可持续发展的“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