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业界资讯 > 温馨提示 > 正文

没审批缺监管 不设防的夏令营你敢去吗?

来源:北京晚报阅读次数:742时间:2016-07-21

     野战军级别野外生存训练、斩首行动解救人质、真枪实弹射击、枪支拆装、马术训练、武装泅渡、皮艇竞技……这些都是军事、拓展类夏令营广告中的内容。近两年,这类夏令营非常火爆。为了更有竞争力,项目的名称和活动内容也越来越酷炫。这样的项目安排抓住了男孩子们的眼球,但是家长们的心里却犯着嘀咕:夏令营这么玩,能安全吗?

  现状

  没门槛夏令营 交钱就行

  在网上输入军事、拓展夏令营的关键字,可以找到数以万计的夏令营活动,组织单位也是五花八门,有拓展基地,有旅游景区管理方,有户外组织,还有跟各地军事基地、国防教育基地合作的培训机构,更有个人组团的。

  按照咨询电话,记者先后跟几家夏令营联系。在报名时,组织方只要求孩子“身体健康,没有先天性疾病或遗传病史”,最多要求家长“告知学员性格偏向和特点”,记者询问如果孩子身体素质不好,是否会减少训练时,多家夏令营工作人员的答复基本一致:教官会根据孩子情况制定训练方案。

  在这些夏令营中,有7天的基础夏令营,也有长达一个月的特训夏令营,都是全封闭军事化管理,不允许家长中途探望,也不允许参加的孩子中途退出。“一个孩子退出会带散夏令营的气氛。”记者问到的几家夏令营都没有配备随营医生,工作人员表示,随营的后勤老师会注意孩子的情况,随时和家长沟通。

  但记者在咨询中了解到,这类夏令营一般10个孩子只配备一个教官和一个随营辅导员,有一家夏令营甚至15个孩子只配备一个教官和一个辅导员,而参加的孩子年龄只有10岁左右。“万一孩子有突发疾病怎么办?”听到记者提出这样的疑问,工作人员很诧异:“能有啥病?孩子要是有病,家长也不会送过来呀。”

  但是孩子在夏令营里生病了怎么办呢?曾经在前年参加过十五天军事夏令营的小杨就有过这个经历,开营不到5天,他就有点腹泻,中间有两天不能参加活动,小杨的爸爸虽然同意辅导员让孩子坚持的建议,但心里却一直打鼓,小杨的妈妈更是好几天睡不着觉。事后小杨向父母吐槽:“被蹂躏得真惨,喝水还要喝勾兑的苦得坑爹的十滴水。”而小杨的父母认为这种艰苦倒是小事,“我家孩子这是幸运,要是真有点什么事,他们都是在郊区,又没个医生,出事儿就是大事!”

  而对于保险,很多夏令营根本就没有提及,记者专门找了在宣传中提到营费中含有保险的夏令营,询问保费是多少。“保险?”工作人员明显一头雾水,记者提醒她在广告中说明营费里面含有保险,工作人员这才解释,“哦,那是签合同的时候会有。”至于买的什么险种、在哪家保险公司投保、投保多少钱、一旦出现意外如何理赔等问题,工作人员都答不上来,只一再强调:“这些都有,签合同的时候你就能看到了。”

  有门槛夏令营 积分不够不能参加

  对孩子的体能状态、户外经验、性格特点没有任何了解和要求,市场上虽然多数都是这种“三不管”夏令营,但也有要求必须达到一定积分、“报名门槛”很高的夏令营,这样的夏令营备受家长和孩子们的肯定。

  豆豆的父母去年冬天就送不到6岁的豆豆独立参加了一个滑雪冬令营,冬令营里8个小朋友中,豆豆是最小的一个。七天的冬令营结束后,没玩够的豆豆跟父母约好,这个夏天还要去参加夏令营。“豆豆适应得这么好,也是因为带夏令营的教官从他不到4岁就带着他玩,他很熟悉。”

  豆豆从3岁多上幼儿园之后,妈妈就给他报名参加了一家户外活动俱乐部,俱乐部的3个带队教官都是从特种部队退役的军人,后勤人员都是他们的家属。豆豆的父母坚持每月都报名参加俱乐部的户外活动。小的时候,是在北京郊区爬树、爬绳、徒步,后来还学过野外搭帐篷,还到房山、门头沟去探洞,“豆豆5岁多的时候有一次活动是40多米直降,我有点恐高结果就吓哭了,我们家豆豆啥事没有,还乐得要再来一次呢。”豆豆爸爸感慨道。

  这个俱乐部每次活动都给参加的孩子做记录,孩子都有积分,以积分来评测孩子的运动能力、独立能力。去年夏天,豆豆爸爸带着孩子参加了俱乐部前往内蒙古沙漠的十公里徒步,到了冬天的时候,豆豆的积分达到了可以独立参加活动的标准,父母就给孩子报了独立滑雪冬令营,“要求必须是经常参加活动的才可以报名,不要随便报名的。我们小区一个比豆豆大的孩子就因为积分不够没能参加。”

  在豆豆妈妈看来,夏令营就应该是这种模式——孩子和教官之间,相互比较熟悉,教官也了解孩子的体能状况和性格特点。“我们教官说,他们不敢随便招人参加夏令营,因为如果不了解孩子状况,也不敢带孩子做户外运动。就是这样负责、谨慎的态度,我们大人才放心让孩子自己跟着他们出去。”

  质疑

  没有审批缺少监管

  夏令营的安全谁能负责

  夏令营市场日渐火爆,但出于安全考虑以及经费等问题,由学校、少年宫组织的、公益性的夏令营活动却越来越少。记者先后询问了东城少年宫、西城少年宫、海淀青少年活动管理中心,都没有组织任何夏令营活动。

  在北京市青少年法律与心理咨询服务中心名誉理事长宗春山的印象里,小时候的夏令营都是学校给成绩好的学生的奖励,由学校组织出去,“拿着凉席铺地上就能睡了。”但在某知名小学李校长看来,曾经的那种夏令营一去难复返了:“你让现在的孩子睡地上,谁能干呀。父母的要求比较高,孩子们的适应能力也比以前的孩子差一些,光应付孩子在校学习,压力就够大了,何必再自找麻烦呢。”

  缺少了公益性夏令营,夏令营市场火爆中就有些无序。记者在调查中发现,目前举办夏令营不需要审批程序,国家对夏令营组织机构的准入条件及运营规范也没有作出明确规定。这样的夏令营乱象又该由谁来监管?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研究员孙云晓认为,借鉴国外经验,建立一个国家级的夏令营协会加强行业规范管理显得十分必要和紧迫。“基本功能首先是制定行业标准,以《未成年人保护法》、《旅游法》和相关行业法律法规为依据,从场地、管理、从业人员资质、安全、交通、医疗、饮食、宿舍、夏令营活动论证等几大方面制定夏令营的行业标准,实行夏令营行业准入制度。”

  孙云晓建议,对申请举办夏令营的从业单位和夏令营各类从业人员都应该进行资质认定,并授予资质认证资格,同时要对夏令营各类专业从业人员进行专业技能培训和考核。“尤其是监管方面,要制定监测评估体系,对夏令营进行年检和经常性的监测评估,并公布监测报告,在监督夏令营活动的同时接受公众监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