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业界资讯 > 市场数据 > 正文

携程发布首份企业团建定制旅行报告

来源:在线旅讯阅读次数:983时间:2018-06-26

公司企业团建旅行的旺季来临,随着我国经济持续增长和效益提升,今年企业在员工团建上的需求和费用明显增长。哪些行业和地区更愿意花钱组织员工团建?它们花多少钱去哪里,今年有什么新玩法?

近日,我国最大的定制旅行平台携程定制旅行发布了首份年度《我国企业团建定制旅行指数报告》,披露了答案。




报告分析研究了携程定制平台上34000多家企业客户、1200多家定制供应商今年完成的海量团建订单数据。

报告显示,2018年上半年,企业定制需求单量同比增长达200%,团建定制占整个企业定制的15%,团建人均消费比去年增长15%。互联网行业公司的团建比例最高,上海企业在全国排名第一。

报告显示,我国企业团建呈现专业化、个性化的特征。“通过团建选人、提高凝聚力、强化沟通、化解矛盾、统一价值观”,是很多企业团建的重要诉求,因此企业对团建活动的“专业度”要求越来越高。同时,对个性化产品和服务的需求成为趋势。

“传统旅游行业在品类、价格、服务上,都难以满足企业要求,通过有全球海量资源的企业定制在线平台解决团建成为趋势。”携程定制旅行平台CEO徐郅耘表示,携程已经与百度、腾讯、索尼等上万家国内外知名企业客户形成长期合作关系。


互联网公司最爱团建

根据携程定制游数据显示,从公司行业来看,计算机/互联网/通信/电子行业的团建占比最高,占22%;贸易/消费/制造/运营行业,占比16%;会计/金融/银行/保险行业,占比9%。从公司性质看,占比最大的是私营企业,占47%,外资企业占比16%。公司规模主要集中在500人以下的公司,占80%。

把线上游戏搬到实景中、玩真人秀节目同款任务是现在企业团建的主流需求,比如现在大热的“吃鸡”游戏、极限挑战或跑男等真人秀。

某互联网龙头企业定制了在千岛湖林区进行三天两夜的“真人吃鸡”拓展活动,在真实的野战环境下开展作战行动演练和寻宝活动,包括临战训练、地形侦查、构筑工事、破袭行动、潜伏伏击、占领要地、地下溶洞探索等。

也有教育行业定制在浙江无人岛上两天一夜的“荒岛求生”团建方案,学习基本的生存技能,用沙盘推演整个生存演练和寻宝的过程,分组拟定行动方案进行战略规划;判断地形,协作配合构建庇护所,抗饥训练,无食物,无篝火地度过一个夜晚。

企业客户还会提出“需要安排专业教练”、“摄影器材”、“提供全套装备”等特殊需求。数据显示,企业客户通常会咨询2-3个定制师,而具有专业户外背景的定制师更受企业客户的青睐。

这类团建活动在安全方面有专业保障,另外还有携程本身的自然灾害保障和应急援助体系。




32%团建人均消费千元以下 金融行业最舍得花钱

根据携程定制旅行平台数据分析显示,境内前十目的地中,云南732.4元/人/天,价格最高;河北441.4元/人/元,价格最低。

在境外前十目的地中,塞班岛1205元/人/天,价格最高;菲律宾657元/人/天,价格最低。

从总体上来看,企业团建人均消费在1000元以下的占比最多,占32%;人均消费10000元以上的团建占比6%。其中,金融保险行业、房地产业、计算机互联网行业最舍得花钱。


企业团建新玩法翻新

从2018上半年团建新玩法来看,主要分三大类,一类是放松休闲,比如禅修、美食之旅,一类是拓展活动,比如荒岛求生、草原徒步、沙漠穿越,还有一类是海外学习考察类的团建主题,比如企业考察、名校培训等。

6-8月成企业团建旺季

根据携程定制旅行平台数据显示,从3月开始企业团建有明显的增长趋势,6-8月则出现企业团建的出行高峰。像浙江、江苏、广东、日本、泰国这些目的地的需求单量明显上升。夏季定制需求主题突出,“探访隐秘湿地”、“游艇度假”、“海滩烧烤”等团建单量增加。

浙江为企业团建首选目的地

企业定制境内目的地前十为浙江、广东、北京、江苏、上海、福建、河北、云南、安徽、四川。境外的目的地前十为泰国、日本、越南、印度尼西亚、香港、台湾、新加坡、马来西亚、菲律宾、塞班岛。企业团建定制游的目的地境内和境外的比例为8:2。

浙江人文和自然景观丰富,加之交通方便,是很多企业的首选团建地,比如安吉竹海、莫干山民宿、岭南古道徒步。

根据携程定制旅行平台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上半年,企业团建前十出发地为上海、北京、广东、浙江、江苏、四川、湖北、天津、福建、山东。其中上海是最大客源地,企业定制会选在易到达的江浙周边城市。这一点在上半年目的地的数据中也得到了体现。

携程定制旅行平台CEO徐郅耘表示:“携程已经拥有了一大批企业高管和白领用户,这些用户已习惯了携程的服务体系和标准。而携程定制旅行上的企业定制平台则是将私人定制那套标准系统复制并升级,为企业客户提供更丰富的服务选择。再加上携程大平台的服务保障体系和在业内多年的深耕细作,最大程度上保障了供应商和服务的可靠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