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业界资讯 > 出入境游 > 正文

中国游客奔波在海外自驾路上

来源:环球旅讯阅读次数:876时间:2018-05-14

2018中国农历年三十前夕,联合国欧经委交通司收到了一封来自中国的电子邮件,这并不是新年贺卡,而是来自一家中国海外租车平台租租车的报告。租租车副总裁郑成俊告诉界面新闻,他们写这封邮件的目的是,希望对方了解目前中国海外自驾游群体的规模,推动中国加入联合国道路公约。

这两年中国出境自驾游人数成倍增长,据易观数据统计,2016年中国出境自驾达407万人次,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德国,是最为热门的中国出境自驾目的地。而另一方面,出于某些历史原因或对道路安全的考虑,中国是目前为数不多没有加入联合国道路公约的大国。

公约国公民可以办理国际驾照,在公约内的所有国家中通行。作为尚未加入联合国道路公约的国家,中国驾照在部分国家不被认可,而在一些欢迎中国自驾游者的目的地,则需要通过企业间的沟通、对接,提交当地要求的认证材料。想要入境中国自驾的外国人也因此受到阻碍。

Travel-X联合创始人罗丹阳是名资深旅游爱好者,2013年他首次尝试出境自驾,去德国和西班牙,当时过程十分复杂。他通过查攻略找到租车搜索平台,比价后找到某款心仪的车型,再查找所在车行需要的租车手续。为办西班牙驾照的公证件,罗丹阳去北京朝阳门附近的公证处排队;为办德国驾照的认证,他在网上查找德国认可的几个中国律师,给其中的一位发了邮件,缴费获得对方邮寄来的认证证件。

出境自驾游者往往需要有较好的经济基础、外语能力、驾驶技术,能适应国外环境。随着翻译、导航等技术设备进步、国内自驾市场的成熟,原本小众的出境自驾随之流行起来。而中国出境游深度体验的趋势,也让自驾游成为更多人的选择。

租租车当天就收到了联合国回信。就在上个月,郑成俊的团队已经拜访了位于日内瓦的联合国欧经委交通司,以及西班牙交警局和联合国世界旅游组织。当他们坐在会谈桌上,告诉世界旅游组织在其平台上出境自驾的中国用户已经过千万,对方禁不住表示“Amazing!”

 

出境自驾风口

有报道称,2013年中国出境自驾游在出境游群体中的渗透率只有0.14%,2016年达到3.3%,2017年在5%左右。尤其在美国等适合自驾的国家渗透率会更高。海外的交管部门对中国自驾游群体的规模感到惊讶,但出境租车已经成为了资本追逐的市场。

成立于2011年的租租车在2016年相继完成数千万美元和数亿元人民币的B轮、B+轮融资,与国内自由行群体聚集的平台,穷游以及马蜂窝,合作分销。携程国际租车团队的黄昊鸣离职创业成立惠租车,2016年宣布完成2亿元B轮融资,同时对接合作了滴滴出行、飞猪、驴妈妈、首汽等平台。去年携程收购海外专车平台“唐人接”,目前业务覆盖全球200个国家和地区,有500万辆车辆资源。

三家都通过与海外车行合作,对接全球租车行业巨头赫兹(Hertz)、Avis、Europcar、Sixt等海外车行资源,为用户提供驾照翻译件和便利化的手续,以及其他出行设备、保险等,开展业务。

与此同时,海外租车巨头也通过合作方式涉足中国市场,例如赫兹曾战略投资神州租车,Europcar与首汽合作,打通客源和车辆资源。

目前租租车、惠租车等都是通过抽佣制,从租车业务中获得营收。不过相比海外那些积累了多年资源,充分布局各地车行的重资产租车巨头,国内租车平台单靠订单抽佣,收益有限。易观智库分析,2017年起,国内海外出行市场进行洗牌,经营不善的企业份额进一步萎缩,2018年起新的赢利模式被发掘,市场进入高速发展期。这种新的模式指租车平台作为入口,提供周边产品获得收益。

据租租车联合易观发布的出境自驾游用户画像,出境自驾游者集中在有一定经济实力的中高端收入群体,大多集中在20岁至39岁,年收入15万至50万,学历本科及以上为主,从事行业也集中在互联网/IT、金融/保险、传媒/文化,以及中小企业主。携程提供的用户画像也与此吻合,并提到男性租车用户更多。但同时,自驾出游以家庭、好友结伴出行的形式最多。

出境自驾游者在旅程中体验、消费的环节往往远多于跟团游客,并且更深入目的地。有海外留学经历、经常租车海外自驾的Will向界面新闻分享了一次印象深刻的自驾体验,“在西班牙南部自驾时,路过成片的橄榄田,还有传统的安达卢西亚村庄。那些完全不知名的小村庄非常漂亮,在旅行攻略中一般都不会出现,所以就沿途停下来,随便逛逛,去了很多意外好玩的地方。” 他在租车时往往也会购买租车平台上的境外WiFi和各类保险。

租租车联合创始人李斌告诉界面新闻,其用户对于目的地产品的消费转化率接近70%。负责某平台海外用车业务的业内人士告诉界面新闻,“租车平台的流量对旅游企业进行海外目的地资源建设是必须的,是海外目的地旅游推广的入口。因为中国游客未来的出境更注重体验,消费的频率和数额更高,这是资本看中的。”

与此同时,海外租车市场有望迎来政策利好。今年两会期间,广东省委会副主席李秉记向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提交议案,建议有关部门应尽快开展中国加入联合国道路公约的前期调研。李秉记认为,加入《公约》已经成为中国公民出境投资、商务、旅游、工作,以及外籍人士和华人华侨入境中国的现实需要。

今年4月,国务院同意设立内蒙古满洲里、广西防城港边境旅游试验区,文化和旅游部官网发布了“答记者问”文章提到,设立满洲里、防城港边境旅游试验区的主要任务中,包含促进自驾车旅游往来便利化,文化和旅游部将推动改革创新自驾车便利化等制度。

 

市场日趋成熟

尽管越来越被资本看好,但自驾游市场的形成并非一蹴而就,也还并不完善。和跟团游、背包客自由行相比,自驾游需要更多的筹备,也面临不少问题。除了游客,相应的自驾游机构也遇到了挑战。

拿推行中国驾照来说,就不是件容易事。郑成俊告诉界面新闻,每次与国外部门对接,他们的团队都需要研究当地法规、搜集并计算数据,找准当地对放开自驾有决定权的部门进行对接,达到对方部门的认证标准,最终让对方接受租车平台提供的驾照翻译件或认证文件。每个国家对翻译件的标准不同,例如新西兰交通部的NZTA认证,澳大利亚的NAATI认证,德国司法部规定的BMJV认证。

2017年4月初,中国国家领导人对芬兰进行国事访问。期间,租租车给芬兰交通运输部发了一封建议函,提到:2016年前往芬兰的中国游客增加了20%,而芬兰当地交通承载力已经不能负担,景点与景点之间的交通非常困难。希望芬兰放开中国驾照在当地合法自驾,这将吸引更多中国游客,带来经济效益。

结果非常乐观,去年6月,郑成俊得知,芬兰交通运输部已经在研究如何修改交规,而这项修订已于2018年2月1日正式实施,宣布中国驾照可以在芬兰当地使用。

当然,获得海外政策上的认可并不能只靠一己之力。中国出境自驾游群体本身的增长,以及这个市场中商业和技术的驱动,都在让更便捷的出境自驾成为大势所趋。

“当时智能手机没那么发达,也没有在租车行额外租用导航,我和朋友有时需要靠看地图、问路人这种最传统的方式找路。”罗丹阳回忆当初的艰难。

2014年,和家人去北欧自驾的21世纪房车网创办人王续东也是类似,他从海外租车行的官网订车,通过电子邮件办理手续。最终他们从赫尔辛基出发,绕了半个芬兰,最后达到圣诞老人村。

而现在,国内租车平台,包括租租车、惠租车、凹凸租车、一嗨租车等等,都可以通过手机App完成比价选车、预订、在线翻译驾照,办理驾照认证手续,同时销售各类保险、境外WiFi、中文导航,甚至提供能显示收费路段、道路施工信息的自驾线路离线地图。这些国内的海外租车平台很大程度削减了中国人出境自驾需要付出的精力。

王续东告诉界面新闻,目前21世纪房车网上,每年境外自驾的房车达到上千辆,去欧洲的每年有几十辆,其余到老挝、越南、俄罗斯的也比较多。

但也有部分国家,例如日本、韩国、斯里兰卡,目前明确要有国际驾照才能在其国内驾车。中国公民如想在日本自驾,需要在日本各地的日本汽车联盟、驾驶照中心申办手续,通过笔试和路考,用中国驾照换取日本驾照,或直接在日本考驾照。

获取驾照难,也催生了灰色利益链。今年3月,日本TBS电视台发布专题报道,公布了中国自驾游客在驾车过程中违反当地交通法规,任意切换车道的画面,并调查发现,近年来不少中国游客从淘宝网上购买由菲律宾签发的国际驾照,经查证是假证,许多车行难以分辨。

几位有过出境自驾游经历的采访对象告诉界面新闻,在美国、欧洲、俄罗斯,有可能遇到交警对驾驶员仅持有中国驾照“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虽然没有国际驾照,有中国自驾游者环游世界也没遇到什么问题,国外的交警会觉得很欣赏你。”一位自驾爱好者说。但这种侥幸心理可能带来更大的隐患,一旦发生交通事故被查处,驾驶者将面临无证驾驶的严肃处罚。

 

自驾的烦恼

在上海读研究生的唐燕飞今年3月第一次出国自驾,四个年轻人沿着美国加州的一号公路开了10天,又从旧金山自驾前往拉斯维加斯。一人开车,一人负责导航、订餐厅,开累了就换驾驶员。他们很喜欢这种自由安排行程的旅行方式,把相机、镜头和大行李箱塞在后车厢,租车费用比打车便宜得多,大约是每天40美元。

“一号公路真的很美。旱季的草原丘陵,蓝色大海,基本每天都阳光明媚。这些景点之间缺乏像国内那样的公共交通和专门拉客的黄鱼车,看风景全靠踩油门去创造。”唐燕飞告诉界面新闻。不过,出境自驾一族,在路上也会遇到麻烦。路况不熟悉是最常见的问题,北京白领Joyce曾经觉得自驾手续麻烦,并且自己方向感较弱,不敢尝试自驾。今年她借助海外租车平台和谷歌地图,和闺蜜一起去了澳大利亚自驾。“我第一次境外自驾,没有什么培训,上路之后分不清左道右道,每次拐弯都会犹豫,一直开错车绕圈圈。”澳大利亚驾车是靠左行驶,与国内相反。除了路况,提前了解目的地国的交通规则也是必须的。罗丹阳在西班牙自驾,从匝道拐弯进入主路放慢了速度,导致后面车辆踩了刹车,并用明晃晃的车大灯表示不满。“在德国的朋友提醒我,欧洲人的驾车习惯绝对不能让直行车辆减速。这点在国内并不被人重视。”罗丹阳还提到,欧洲残疾人停车位绝对不能占用,不慎停错甚至会导致车被拖走。

吃罚单也是很普遍的情况,北京五十多岁的曹先生两年前和八位“驴友”组团美国自驾游四十多天。“美国路标看不太懂,凭感觉猜是出口还是右转。在黄石公园附近,我们在限速65英里的路上开到了90英里,警察罚了495美金。还有路边违章停车被罚了100美金。”曹先生告诉界面新闻,“在前半程路途,全团没有一位会说英语的,不过美国警察在执法时使用了翻译软件进行沟通。”

几位接受采访的中国出境自驾游者,都遇到过不熟悉当地交通规范、驾驶文化而引发误会、被处罚的情况,而他们都表示在租车前并没有获得关于目的地交通法规的安全教育。

交通安全是海外自驾犹为重要的议题。例如新西兰就发生过多次中国自驾游客违规驾驶,甚至造成车祸和人员伤亡的事件。2014年,一名中国游客在新西兰皇后镇自驾游时与车相撞造成车辆损坏,被判处危险驾驶罪,2015年一名中国游客在新西兰租车自驾期间驶过中线引发车祸,造成一名5岁女孩丧生。

在交通事故频繁发生后,新西兰旅游主管制作了针对中国游客的公益宣传短片,介绍新西兰旅游自驾注意事项,在租车公司、航空公司航班上放映。

租租车联合创始人李斌告诉界面新闻,公司在与新西兰国家旅游局合作时,做行前安全教育的尝试,包括合作设计道路安全指南、辅助驾驶游戏、离线训练课程,以及邮件发送当地驾驶指导文件等,过去两年,中国驾驶员在新西兰发生的道路安全事故率降低了45%。

中国未来研究会旅游分会副会长刘思敏认为,出境自驾游作为深度旅游体验的一种重要方式,在近五年左右有了比较显著的增长,也成为主流的话题,但该领域的相关注意事项、培训教育、信息咨询,还没有及时透明的官方公开渠道。

“比如有的国家不适合自驾,应该发布在旅游警示类的信息里,各国对中国驾照的认可程度,也应该向公众公开。”刘思敏认为,在各国交通知识、交通法规的培训教育上,一方面政府机构需要有所行动,同时行业企业、旅游者也应主动去寻找相关信息,并且出境自驾过程中的旅游意外保险、境外紧急救援类保险必不可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