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律园地 > 案例分析 > 正文

宜宾游客组团游香港拒购物被关珠宝店 疑遭打头威胁

more

来源:中国旅游新闻网 2016-05-02阅读次数:741时间:2016-05-03

游客称,圈中男子为强制要求购物者  

游客提供的购买珠宝的发票  

游客提供购买的珠宝和购物存根

  记得去年10月期间,一名赴港旅游的黑龙江游客,因购物问题被殴打致死。当时该事件引发了众多关注以及对“低价团”、“零团费”等现象的深度讨论。可就在今年五一小长假前夕,来自四川宜宾的多位游客,再次遭遇了拒绝购物被关珠宝店的“黑暗之旅”。令人惊讶的是,游客称自己明确表明拒绝购物后,还遭到了当地导游的辱骂甚至打头威胁。

  4月下旬,来自四川省宜宾市兴文县的男子王林向封面新闻爆料,声称在港参加名为“完美港澳中山六日品质游”期间,因拒绝强制购物,遭导游辱骂殴打。

  王林今年50多岁,据他讲述,当时他及其他10位兴文县团友,被关闭在香港皇冠珠宝国际有限公司(下称皇冠珠宝)的门店内,当他们表示不同意购买相关商品时,被导游田伟(音)辱骂“王八蛋”、“大骗子”。

  王林声称,他与同团的三位女士:李霞(50岁)、领队张兰(48岁)、张兰的女儿小金(28岁)还被田伟殴打头部。但在现场拍摄的视频与照片,被导游强行删去。

  王林到底参加的是一次什么样的港澳游,旅游过程中又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低价团”的诱惑

  380元游港澳11人组团前往

  48岁的张兰在兴文县开设了一家完美(中国)日用品公司专卖店。该公司每年都会组织当地老顾客前往位于广东中山的总公司参观。

  今年3月,张兰通过在深圳做旅行社生意的亲戚,打听到有380元价格参团的港澳游。张兰动了心思,想趁着带老顾客去中山的机会,顺便到香港澳门旅游一番。

  王林、李霞、白红燕都是张兰的老顾客,其中白红燕还成为了完美公司的直销员。出于信任,三人答应先交给张兰2000元,旅行回来后再结算,多退少补。

  张兰告诉封面新闻记者,她收的2000元,主要是用于支付来回机票和旅游大巴的费用。

  就这样,张兰向9人每人收取2000元,加上自己和女儿,组成了一个11人的“完美港澳中山六日旅游团”。张兰称,与接洽的某旅行社深圳旅行社某营业部之间,只有口头协议没有合同。

  张兰曾建了一个微信群,将行程信息发在了群里。但50岁的白红燕不会用微信。与白红燕同龄的王林也说,没看到微信的信息。

  “完美港澳中山六日品质游”团于4月16日出发,坐车到重庆换飞机到广州,再从广州坐大巴到了深圳。

  意外的“黑暗之旅”

  “至少消费1500港币,不购物不能出门”

  4月18日,兴文县的团员们登上由深圳旅行社安排的大巴,并与27名来自河南、辽宁、山东等省市的散客组成一个38人的团,一起出关前往香港。

  据王林回忆,抵港换乘大巴后,除原来车上的一名女导游外,又上来一男一女两名当地导游。

  “当时车上这三个导游都没有戴名牌,”王林告诉封面记者,“但我记得那个旅行社叫香港风光旅行社,换乘的香港大巴车牌为HX7662,男导游名字叫田伟。”

  18日当天根据行程安排,王林一行参观游玩了香港紫荆花广场和海洋公园,晚上坐船观看了维多利亚港夜景。

  第二天一早,香港导游田伟带他们来到位于九龙荔枝角道大南西街广隆泰大厦地下的香港皇冠珠宝门市处。当时才早上7点半,店里已是人头攒动。

  据白红燕回忆,进去保安就把门关了,不让出去。她随团员们在商场里转悠了一个小时后,这时导游田伟开始在商场内呼喊团员购物,每人必须至少消费1500港币,不购物的人不能出门,不能上大巴。

  与白红燕同团,来自山东青岛的尉女士和丈夫见状,就买了一个2000多元的饰品,想早点出去。在门口,尉女士被田伟拦住,按他要求出示了发票,但依然被拦了回来,理由是夫妻也不能共用一张发票。尉女士无奈,只好再花2000多元,在十点以前走出商场,在外等候。

  被关店内几个小时

  游客称导游爆粗口 并击打游客头部

  被关在店里期间,白红燕和其他兴文县团员的身份证被导游没收。导游威胁他们,不买东西就不让他们跟团了。白红燕说,没遇到过这种事,十分害怕。

  原以为食宿行都包了,白红燕没有带太多现金出门。导游则不断督促她、推她买东西。

  上午11点,导游田伟开始清点购物的情况,发现兴文县的11名团员,包括领队张兰在内都没有购物。据王林称,田伟开始指责他们是“王八蛋”、“大骗子”,并爆粗口。王林指责田伟骂人的行为。田伟此时出手打了王林的头部。

  同团兴文县50岁的李大姐、张兰以及张兰的女儿小金出来指责田伟打人,结果也遭到田伟击打头部。田伟身材高大,年轻力壮,王林无力反抗。最后,“我被提着领子到柜台前买了东西”,王林告诉封面记者。

  随后,白红燕向团员李霞借了1000块,买了一个吊坠。李霞也称,被迫买了一个标价910元的玫瑰金吊坠。

  4月19日当天,继皇冠珠宝店后,团员们又被拉到两个购物景点,但没有再被迫买东西。只是在大巴上,全体38位团员都被要求以100元/个的高价购买了水晶花、钥匙扣等旅游纪念品。

  4月20日,旅行团抵达澳门后,便未再有购物的行程。王林回忆,澳门当地来迎接的导游挂了名牌,也没有兜售行为。

  冲突画面视频全被删

  涉事珠宝店被爆料指早有前科

  李霞告诉封面新闻记者,她交给领队张兰2150元,购物花了5000多元,对她而言这是一场“黑暗之旅”。

  而张兰告诉封面新闻记者,珠宝店购物事件,没有团员说的那么严重,当时只是发生了冲突,她当即进行了劝阻,并未造成人员受伤。同时,她了解到,珠宝店对他们此次港澳旅行进行了赞助,“所以导游让大家购物是出于一种礼貌,并未强制购物。”

  先行出店的尉女士等其他省市的团友,没有看到冲突的一幕。

  而王林用相机拍摄的冲突画面以及视频,也被导游田伟删除。

  而他们所指的“皇冠珠宝”,与此前黑龙江游客被殴一案中涉事的D2 Jewellery 一样,都是香港旅游业议会的“登记店铺”之一,在入会时曾做出了“不会强迫旅客购物”等承诺。

  封面新闻记者致电“皇冠珠宝”,被告知“所有咨询都要通过香港旅游业议会”。

  “皇冠珠宝”也不是第一次被游客爆料。据媒体公开报道,2015年2月,哈尔滨的潘女士被旅行团导游带至“皇冠珠宝”门店,并被关在店中长达两小时。潘女士当场报警,警察到场后联络香港旅游业议会。最后,“皇冠珠宝”退回了潘女士与其他8名团友的货款。

  封面新闻记者采访到组织此次“完美港澳中山六日品质游“的领队张兰。张兰表示,她是在“皇冠珠宝”的冲突发生后,与组团的某旅行社深圳旅行社某营业部沟通,才得知“皇冠珠宝”赞助旅行团的食住费用,必须以购物的方式来抵扣。

  2013年《旅游法》已明确规定旅行社不得以不合理的低价,组织旅游活动,诱骗旅游者,并通过安排购物或者另行付费旅游项目获取回扣等不正当利益。

  谁应该为此负责?

  香港旅游业议会:留有凭证可退货

  王林告诉封面新闻记者,他们拨打了发票上的香港旅游业议会的电话投诉,但没有人接听,当时又查了报警电话,也没打通。

  封面新闻记者拨打“皇冠珠宝”电话,询问事发时店内是否有监控录像,接电话的女士表示,她没有权利回答任何问题,所有事情都要通过香港旅游业议会来协调。

  而香港旅游业议会的一名叶姓女士告诉封面新闻记者,他们的电话在上班时间内是有人接听的,不清楚王林等人为何没有打通电话。

  封面新闻记者查询大众点评网,在“皇冠珠宝”页面的评论栏内,也有其他内地网友投诉:“强制消费”,“不买东西不让出门”,“地下室里生生地关了3个钟头”等等。

  据香港旅游业议会的叶女士介绍,如果遭遇强迫消费等情况,只要消费者实名提供购物发票,和其他被强迫购物的凭证,香港旅游业议会也可以受理调解此类纠纷,协商退货事宜。

  另外,封面新闻记者也致电组团的旅行社,罗湖的一间营业部店员向封面新闻记者表示,该旅行社在罗湖至少有70间营业部,王林遭遇的情况,他们营业部没有遇到,也不清楚其他营业部的情况。

  如在港遇强制购物

  这些情况可以“无条件退货”

  1、根据规定,香港旅游业议会属下的接待单位,带领内地团去商号购物,可享受自购买日起计六个月(内地旅客)或14天(海外旅客)内百分百退款的安排。消费者可直接致电发票上的香港旅游业议会热线(+ 852)28070707或者(+852)28071199。

  消费者可以通过相关旅行团的导游,或者旅行社安排退款。但是自行来港的游客以及在非指定商号购物的游客,无法享受此待遇。

  2、据香港《货品售卖条例》,“有质量问题”时才能退货,事后觉得价格过高等原因则不行。不过,香港新修订的《商品说明条例》中规定,若店铺作出虚假商品说明、误导性遗漏、具威吓性的营业行为、诱饵式广告宣传等,可向香港海关不良营商手法调查课投诉。香港海关热线(+852) 2545 6182。

  (根据受访者要求,王林、白红燕、张兰、李霞等均为化名)

  立即评

  老套的陷阱为何总有人中招?

  □蒋璟璟

  熟悉的故事,一样的剧情。低价团诱惑,强制购物,暴力威胁……所有这一切交织在一起,又构成了一场噩梦般的旅游经历。

  一个令人遗憾的事实在于,在某些知名的旅游目的地,此类戏码正循环重演。虽屡屡有舆论抨击,屡屡有专项整治,却无奈积重难返。而究其原因,或许也不难理解:当旅行社、黑导游、零售商店等等形成了一个稳定的利益同盟,当他们形成了一种宰客欺生的路径依赖,他们便会将之固化、用之赚尽每一分利益。随着时间的推延,那种卑微的、不道德的逐利模式,已经成为了某种潜规则,将外来的游客禁锢其中。

  当游客数量不足以支撑众多高档消费场所营生,它们就会越发依赖那套宰欺生客的逻辑。可以说,这是一种暴利逻辑,更是一种暴力逻辑。

  旅游业的根本性病变,就体现在这种种荒诞之事上。超低的报价,转包的旅行团,被强迫的购物,被威胁的人身——所有的这一切,正吞没这个旅游城市光鲜的声名。

  在类似的故事后,我们总是呼吁强化公共治理。当然,这是最自然的反应。可是除此之外,游客们显然也该反省自己了,那些老套的陷阱,为何每每总能让人中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