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律园地 > 案例分析 > 正文

石家庄男子网上报名“一日游” 遭遇黑社黑车黑导游

more

来源:中国旅游新闻网 2015-02-27阅读次数:1964时间:2015-02-27

春节期间,石家庄市民刘先生通过网上查询,报名参加了一个“长城八达岭一日游”的散客团,一家三口高高兴兴出游,结果一路上连连被坑,景点缩减了,购物店和自费演出倒是不断凭空冒出来。旅游结束,他向北京市旅游发展委员会投诉才发现,自己报名的旅行社原来是黑社,坐的车是黑车,连导游也是黑导游。

网上报名 跟着黑社踏上旅途

刘先生说,趁着春节有空,他决定带全家一起去八达岭长城旅游。春节前,他从网上查“长城一日游”的线路,查出来多个北京当地旅行社信息,他选择了名头比较大的“北京青年旅行社”,拨打了400开头的报名电话进行咨询。接线人员热情地介绍了一日游的情况:团费120元,包括免费接站,一天内游览长城、十三陵两个主要景点,门票、导游以及午餐全包。下午5点前就可回到前门。刘先生对介绍很满意,就留下姓名、电话预订了这个团。

2月22日一大早,刘先生一家坐高铁从石家庄来到北京西站。9点钟,有司机打电话说来接站,刘先生一家在西站门口找到了接站的白色面包车,已经接了满满一车客人。面包车把他们送到了前门附近的一个旅游大巴车旁边,“导游”挨个收钱,收完钱上车。刘先生询问是不是北京青年旅行社,导游说不是,北青旅的团不走了,都跟他们走。并且一直不肯说是什么旅行社;刘先生想看看导游证,导游又说自己只是讲解员。导游给每位索要合同的游客发了一张“北京(地接)旅行协议书”,除注明收费120元以外,没有章没有签字没有日期。不少游客向导游询问何时能到长城,导游回答:“说不清,北京堵车严重,谁知道几点能到。”

收钱后,车没走,而是原地等待不断被新送来的游客,在此期间,导游和她的一个同伴忙着向游客推销各种食品与用品。直到11点半,车才出发。

车行半路 再次挨个收“自费的钱”

车驶出北京城区后,导游开始讲话:给你们服务的是下岗职工,需要养家糊口,你们交的那120块怎么够这一天的旅游?所以自费景点必须要参加,每人再交120元。如果不参加,自己去跟司机商量交回程的路费,否则不管回程。尽管游客们纷纷表示不满,但是车行半程,又有导游“不管回程”的威胁,绝大多数人选择了妥协。包括刘先生在内的很少几个游客表示不妥协,下车自己走,不跟团了。导游只好对刘先生悄悄表示:“别闹,下车后商量,有的商量。”

车到居庸关长城,已是下午2点,游客们饥肠辘辘爬长城。刘先生一家被导游拉到旁边“私下商量”,商量的结果是一共交100元“导服费”。

景点变“车游” 购物店成主流

经过一个半小时的爬长城,下午4点,又开始了下一站旅程。本来下一个景点应该是十三陵,但是导游一直没让下车,而是在车上讲解十三陵出产的貔貅。讲解完,车直接停在了一家主卖貔貅的珠宝城门口,每人发个牌,进珠宝城游览购物。从珠宝城出来已是下午4点半,导游把大家领到了珠宝城后面的食堂就餐,餐很简单,米饭、素菜,快吃快走。

由于提前订了酒店,刘先生询问导游是不是能在5点回到北京城,导游说“不可能,北京这么堵,谁知道几点能到。还有好几个景点没看呢。”下一个景点就是卖烤鸭、果脯等各种小吃的另一个购物店,导游在车上再次叮嘱大家:“大家一定要多买点东西,反正出门也要往家带礼物的,买了东西后把发票交给我就好了。”从购物店出来后,不少游客拎了大包小包的食物,上车后导游直接把发票收走。然后就直奔120元/人的自费景点“老北京堂会”,观看“绝活表演”,演员只有一个17岁的姑娘,其间姑娘把至少10厘米长的钉子钉进鼻孔后,端着小筐挨桌“求打赏”,游客们纷纷解囊。

直到天擦黑,旅游大巴才开始回程。19:30回到鸟巢附近,比原来许诺的多了两个半小时。

原来碰上了黑社、黑车与黑导

旅途结束后,刘先生就拨打了北京市旅游委员会公布的投诉电话12301,诉说了自己的遭遇。接线人询问了他所乘坐旅游大巴的车牌号,刘先生告知为“京A.T0382”,工作人员告诉他,有旅游资质的大巴车牌号都是“京B”开头,“京A”开头的车一般没有旅游资质,不归旅委管,但他们会向相关部门反映。

刘先生又专门提到他网上报名的“北京青年旅行社”,工作人员又告诉他,正规的北京青年旅行社只接大团,像北京一日游这样的散客团是不接的。现在很多冒名的旅行社都打着“北京青年旅行社”的旗号招徕游客,其实都是假的。至于刘先生真正出行的那家旅行社,旅游委也表示,只要不签正规的旅游合同,都是非法揽客。

旅行社是假的,旅游大巴是黑的,那么导游怎么可能是真的?一直号称导游的女士并没有告诉游客她的姓名和电话,即使有人问她也会回避。

记者25日在百度上搜索“北京青年旅行社”,一下子搜出至少6个网址,都号称“官网”,而报名电话更是一大堆,有400开头的,也有普通的北京市座机号码。

按照刘先生提供的400报名电话,记者拨打过去询问是不是“北京青年旅行社”,对方说是,记者又问道“为什么有人报了名又被转卖给了别的旅行社?”对方立即挂断了电话,以后拨打也不再接听。记者又拨打了另一家网上查到的电话,接线人员说是“北京青年旅行社”,听到记者没有报团的打算,而是询问正规旅行社怎么辨别,接线人员的回答立刻变成“假的一大堆,好几百个呢,旅委也没办法,管不了查不清。”然后就挂了电话。记者通过北京市的114查询“北京青年旅行社”的电话,拨打无人接听。

可向官方部门核实真伪

北京市旅游发展委员会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网上的旅游信息的确很杂乱,如果想到北京旅游,可提前拨打北京旅游委的电话12301,提供相关信息,旅游委的人可帮忙辨别真假或者推荐正规的一日游旅行社。□记者 刘文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