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律园地 > 律师博文 > 正文

不合理低价论

more

来源:宋斌博客 2013.09.09阅读次数:23349时间:2013-09-11

    一则消息,不管你是否愿意,都无遮无掩地进入了你的眼球。随着《旅游法》实施的日子越来越近,全国旅行社包价旅游产品的价格陡然攀升,从上涨10%至100%多都有。社会各界褒贬不一、喜忧参半。毫无疑问,肆虐中国旅游界二十多年的“零负团费”在这种“休克疗法”中,迅速得到了控制。“涨价”是形势必然,“涨价”绝对是一件能挤掉旅游行业虚假繁荣泡沫的大好事,“涨价”也符合全国人大、国家旅游局制定《旅游法》的初衷,达到了预期效果。
    但是,各地目前对《旅游法》的各种解读,也带来了可以预见的副作用。从今年九月份开始,更深层次的社会影响将不断显现。由于团费价格上涨的幅度过大,在相当长的“短时间内”,市场出现了有价无市状况;很多旅行社和地方旅游局都接到游客的谩骂电话(当然识大体的主流消费者还是支持的);航空公司的舱位空了,很多航线被迫取消;接下来就是酒店、餐饮业、车队等相关行业受损;然后就是旅行社行业员工将有一定比例的下岗;旅行社营业部撤销、导游领队改行……;这不是对形势的预误读,现在已经开始实实在在地发生了。
    《旅游法》的各项规定,看来看去都是没有问题的,都是旅游业未来蓬勃发展的基本保证。但在开始实施的初级阶段,各种解读和执法的不同标准将严重影响旅游从业者和旅游者对未来的信心。
    说得更具体点,“涨价”是好事,归功于《旅游法》和政府旅游管理部门的努力;但是“涨价太多”就未必是好事,这是在法律执行过程中造成的。《旅游法》的基本精神就是要维护消费者权益、砍除零负团费;而并不是想造成行业萧条、消费者需求被抑制,甚至出现企业和消费者双重抱怨的局面。但在解读和执法过程中,极少数人的长官意志、教条主义和懒政意识,将会打着加强法制的旗帜过度解读、漠视民生和市场,对我们旅游事业造成莫大的伤害。
    笔者所说的,是由政策导向引致的旅游市场价格争议。以前是零负团费导致价格过低;而现在是否又因为政策导向,致使价格过高,导致上文所述的一系列社会反应?让我们先看一个例子:
    同样是从香港起止的泰国一地曼芭线,今年十月份香港康泰的报价是2200至3600港币;而深圳某国旅的报价是6800元人民币(多一晚行程)。台湾人从台北出发走该线路,价格是20000新台币左右,跑去机票成本,泰国地接价也只是深圳这家旅行社的一半左右。由此看来,是台湾、香港这两家旅行社出现了“不合理的低价”,还是深圳这家旅行社出现了某种“高价”呢?这事关民生,很需要我们进行深入的探讨。
 
佣金合法化
    《旅游法》第35条规定“旅行社不得以不合理的低价组织旅游活动,诱骗旅游者,并通过安排购物或者另行付费旅游项目获取回扣等不正当利益”。这是我们国家首次对“零负团费”现象作出了一种客观、适当的描述。现在既然有了“不合理低价”概念,那么自然就会出现什么是“合理的低价”这样的概念。
    全国人大、国家旅游局联合编制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旅游法解读》第一款第一条阐述中,定义了“合理的低价”范围:主要包括批量采购机票的总成本在销售后期已经收回并产生盈利之后,旅行社采取团费报价降低对剩余的名额进行促销,或者旅行社将景区、住宿经营者向其集中支付的奖励性款项作为促销补贴而降低团费等。
    这样的解释,相对于以前的《旅行社条例》,已经是非常大的进步。但是鉴于某些理论问题还没有得到共识,“合理的低价”问题还得不到适合的理论支持,我们在这里也纯属作为理论研究和探讨。
    造成零负团费现象的根源,来自于利润弥补的方式,也就是通过购物和自费获得利益补偿的运营模式。笔者很高兴经过那么多年的理论探讨和文字呼吁,零负团费的成因问题总算得到了政府和社会的认同。但是随之而来的,马上就需要确立一个“度”的问题。如果无度,势必形成新的“一刀切”,反向损害旅游业的事情很快就会发生。
    佣金和回扣之争马上就成为一个很重要的议题。《旅游法》的撰写,是由全国著名的律师团队和专家学者起草,当然使用了一个没有法律争议的概念叫“回扣”。如果旅行社收取由购物和自费造成的“回扣”,当然适用于商业贿赂的范围,属于违法。但是佣金呢?如果一刀切地认为只要是商家给的钱都是“违法”,就不是单独一个旅游行业就能决定的事。中国税法很明确“佣金”这个科目的存在,也确认了佣金科目做账的各项规定,佣金本身就是人类经济活动中很常见很合理的一个经济概念。
    旅游法本身对于零负团费的定义是正确的,“由购物和自费造成的利益转化成回扣,造成不合理低价,形成零负团费”。但是如果执法者将“回扣”扩展为“合理的佣金”,一概冠以违法的帽子,恐怕其本身就已经违法了,违反的是各类先行或上行法。
    我们在前文已经提出疑问,我们与港台的旅行社报出来同一条线路的价格,到底谁合理、谁不太合理,应该没有个定论。但究其差别,是否允许走所谓的“公众购物店”(台湾观光局和香港旅游议会允许),是否允许在合理范围内适当自费(港台允许),更为重要的是,是否允许存在合理的佣金(全世界都允许),恐怕就是存在差价的原因。因为以上两种做法势必造成合理佣金以及适当低价的存在。
    根据旅游法的最终目的和精神,既考虑了旅游者的各类需求,又没有欺骗消费者、没有损害消费者利益的做法,应该更合理。公众购物店面向公众开放,售价与当地消费者一致,不损害消费者利益;适当的自费也是游客的一种需求,只要做到信息透明、明明白白消费,不强迫、不诱骗,也不损害消费者利益。由此可见,国内的旅行社目前报出来的高价,虽然不是“不合理的低价”,但肯定也不是“合理的高价”。归根结底,“合理还是不合理”,首先需要从理论上获得“佣金的合法地位”。
    教条地理解、机械地执行《旅游法》,虽然省事、简单、容易操作,恐怕难收其效。中国旅游业前二十年的实践已经证明了这一点。若强行以教条代替执法,还会有更难处理的局面在后面。比如亚洲短线出境市场,跟其他线路的价格构成还有很大区别,旅行社的内部账目清清楚楚,既无回扣、也无佣金,因为这部分的内容只体现在境外接待社的账目中。而地接社给他们的价格,就是很单纯的一个价格数字。中国的旅行社既没有吃回扣、也无拿佣金,他们所起的只是单纯的地接社与游客之间的一个中介作用。涉及“违法”的是境外旅行社,中国的企业没有拿多一分钱的好处。那要怎么处理呢?
 
团购的疑问
    “不指定购物店、不做自费”的团体,跟“经与旅游者充分协商,旅游者主动要求的行程(当然可能会包括进购物和自费的相关内容)”是否允许存在价差?按以上所述,回扣和佣金的定义之争给我们指出了其中一条理论依据。佣金的概念不管由哪部下行法反对,都推翻不了众多上行法的合法定义。
    但如果两种团体的价差,完全由佣金决定,那倒也容易计算和执法了。因为中国税法中对佣金的额度是有数量规定的,一般佣金数不能超过销售额的5%。以这种微小的佣金比例,完全不会对实际价格造成多大的影响。也就是说,两种价格虽有差别,但不会相差很大。但是实际工作中,这个差价可能会大得多。以上所述港台旅行社的地接价格,就远远低于其实际营运费用。这里还有什么原因呢?
    团购。这就是我们的答案。前一段时间,各类团购网以星火燎原之势,席卷中华大地。大家对团购的概念也比较了解,至少没有人去质疑“团购”的合法性。提到旅行社业务,大家认为旅行社是干什么的?就是团购啊!
旅游者自己去预定酒店,拿的是散客价,而旅行社因为订量大,拿的是“团体价”,实际上就是“团购价”;旅游者自己订机票,出的是散客票,旅行社拿的又是“团票价”;旅游者自己订餐厅、看表演、坐旅游巴,跟旅行社预定也存在明显差价。旅行社为什么能作为一个行业而存在?就是在中介业务中提供了服务,获得了团购的优势,赢得了差价,这就是我们这个行业的利润,也是我们行业能够存在的原因!
    旅游业六大要素“吃住行游购娱”,前四项的团购业务,全社会都已认可了。那么后两项呢?旅行社既然可以在“吃住行游”这几方面可以有团购的差价作为利润,为什么在“购物”和“娱乐”这两项中,就不能获得团购的价格差呢?只要不是为赚取暴利而诱骗消费者,合理的团购优势应该在理论上就允许存在,并大大方方放进旅行社行业的经营范围!
    以前我们痛恨零负团费,每次跟境外旅游局反映这件事情,希望他们国内立法禁止购物店和自费场所高价蒙骗中国游客,但每次总是失望而归。境外旅游局是境外旅行社的衣食父母,他们时刻考虑的是他们境内旅游企业的生存问题。即使听了我们的反映,他们仍有“护犊子”之嫌,纵容包庇那些经营单位的蒙骗行为。他们认为情有可原,他们企业的生存是第一位的。
    我们没说这些境外旅游局的做法是对的,但我们也希望中国的旅游行政管理单位,是否也能以企业和行业的发展和繁荣为重,多为旅行社行业争得一些经营范围,多为旅行社行业争得一点利润空间,购物和娱乐两项的团购利润,理应为旅行社合理合法占有。如果中国的旅行社被管得没剩多少利益空间,旅游者也被宣传得远离旅行社,自驾车、自由行、什么都自己行,那还要旅行社干什么?至于旅行社的父母官,话说难听了“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综上所述,“合理佣金”和“团购优势”两项,构成了未来“常规旅游团”与“协议旅游团”的价格差价。而目前港台地区的旅游团体,基本都属于本文所叙述的“协议旅游团”部分。因此,文前所提出的同为香港出发的两类报价,为什么会出现较大的价格差异,就一目了然了。大家可以自己衡量,谁是“不合理的低价”?又或者说“有没有合理的低价存在” ?
 
执法之提纲挈领
    法律是严肃的,执法必须是“提纲挈领”的,不能刻板教条地依条文按图索骥。法律规定“不能指定购物店、不能安排自费项目”,核心目的是“跟旅游者充分协商、不能损害消费者利益”。这是查处一切违法行为的“总领子”,抓住核心目的,其他的事情自然就能明辨是非了。如果只抓前者、忘记后者,执法就会走入死胡同;而牢牢抓住后者,就能抓出卓有成效的结果。
    比如抓购物的事,只抓字面上的解释、文字上的宣传,难有实效;若抓购物售价的公众合理性,卖的东西是否存在暴利、是否与当地消费者同价、是否向本地游客开放,加上对出境游客进行旅游知识和警示教育,那么“指定购物店”这种行为,也就是失去了意义,零负团费就失去了生存土壤,达到了真正的执法效果。
    “山雨欲来风满楼”。面对长期形成的零负团费痼疾,“矫枉必须过正”是很多人的共识,连汪洋副总理都说了“治乱必用重典”。虽然“运动式执法”不是最好的办法(人民还是希望法治能够常态化、正常化),但当你身处中国这么个法治意识淡薄的封建大国,“矫枉过正”都会是条成功的社会管理经验。但我们希望在今后的执法纠错阶段,执法者能更加面对行业实际问题,站在维护消费者和经营者双方权益的高度,将粗线条的法律法规转化为更细化的管理措施。比如,什么是“不合理的低价”,有没有“合理的低价”;甚至是否提出什么是“不合理的高价”概念,让法律能够得到更好的执行,让条文能够转化为生动的语言,让全行业的人都能懂法、守法,安心并信任于旅游法。
 
 
                                                   海外国际董事长
                                                   中国旅行社协会副会长
                                                   宋斌
                                                   2013-09-09